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Protect—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德國原裝進口鉛衣(REGO)英國超輕鉛材料鉛衣

聯系普瑞特

銷售一部:0512-6879 7339 銷售二部0512-6272 3858

    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  • 地 址:蘇州吳中區蘇同黎公路3353
  • 聯系人:吳經理
  • 手 機:13814837378
        18151101588
  • Q Q:1482234877
  • 傳 真:0512-68797331
  • 郵 箱:13814837378@163.com
  • 網 址:www.arquitectoweissmann.com

走近與“魔鬼”共舞的“鉛衣人”

  日期:2016/7/11 9:12:54 人氣:1817
不開顱完成顱內手術、不開胸完成心臟手術、不開腹進行肝癌手術……手術機房里的“數字減影血管造影機”是患者的福音,卻是操作醫生的“魔鬼”。手術過程,造影機不斷地發射X射線,像“放大鏡”一樣把患者的病變部位清晰地顯現出來,而與此同時,醫生也全程暴露在X射線的照射范圍內。

  記者走進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DSA導管室,直擊這群穿著鉛衣,與死神賽跑的生命衛士。

  記者 何崇梅 通訊員 陳芳 石青青

  體驗

  穿上鉛衣戴上鉛帽步履維艱

  DSA導管室其實就是專門利用X線為患者做介入的手術室。被稱為機房的手術室外面,有個專門的衣服架,上邊掛著不同顏色的防輻射鉛衣,沒有袖子,看上去像連衣裙。一旁的護士告訴記者:“以前的單件鉛衣有30斤重,帽子有3斤多重。現在新款鉛衣全套有24斤左右,光鉛帽、圍脖、眼鏡加起來就有近6斤重。”

  記者剛試穿上背心和裙子,一下感覺自己下沉了幾公分似的,有點步履維艱,不到5分鐘,肩膀和腰部的負重感很明顯,感覺有些累。當一旁的護士將一頂1斤多重的“鉛帽”扣在我頭上,將專業眼鏡套在我臉上時,頓時感覺自己的頭重得轉動吃力,脖子也變得僵硬起來。“真受不了”,我一邊說著一邊迫不急待卸下鉛衣帽。

  真難以想像醫生們穿著“盔甲”還能自如地做“繡花般的手術”,有時一個手術就是半天(甚至一天),而且手術過程低著負重的頭在操作。身材嬌小的女護士們還要每天穿著它快步奔跑去拿導管、遞藥物……難怪記者發現,做完手術從機房出來的醫生,總是累得大汗淋漓。第一件事情往往就是先找個凳子坐下歇會,再慢慢脫掉鉛衣帽。

  操作

  一邊搶救患者一邊“吃”射線

  患者躺著的手術臺上方,這臺“數字減影血管造影機”的儀器像個機器人,在手術過程中被醫生來回控制著。當儀器黃燈亮起,就說明它正不斷地發射X射線,像“放大鏡”一樣把患者的病變部位清晰地顯現出來。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影像,醫生操作著手中的儀器使已進入患者體內的導線準確到達病變部位。但與此同時,醫生也全程暴露在X射線的照射范圍內。

  護士長吳霞告訴記者,醫生鉛衣裝備主要是保護甲狀腺、生殖腺、眼睛、腎上腺等部位不受射線傷害,雖然“鉛衣”能起到一定的防護作用,但為了手術操作方便,醫生的胳膊、手、臉等部位依然裸露在外,所以鉛衣只能防掉大約50%的射線。每一臺手術,盡管穿著“鉛衣”,醫生在治療病人的同時也遭受著射線的傷害。

  據介紹,DSA導管室周一到周五,不同科室的介入手術都會排得滿滿的。去年,僅神經外科介入手術就做了500多臺,平均每天1—2臺。在X線照射下,根據不同病情,每臺手術時間在1—5個小時長短不等。一邊自己“吃”著射線,一邊搶救患者,有時從早上8時進去導管室,到晚上10時甚至凌晨1時才出來。

  奉獻

  用自己的生命換病人的生命

  記者現場采訪剛剛走出手術室的神經外科介入組組長陳鍔主任,他說:“每臺顱內手術時間根據患者病情決定,有的一個多小時,特別復雜的要四五個小時甚至更久。休息日和半夜被緊急通知來做急救手術也是常事。”

  上周六,好不容易得到一次輪休,他與家人開車到詔安訪友,當天晚上10點在回廈門的高速公路上就接到醫院電話,“一位龍巖轉過來的急診患者,顱內動脈瘤破裂了,必須馬上手術!”回到廈門已近半夜12點,陳鍔馬上進入手術室,第二天清晨6點才走出手術室。

  這位中山醫院神經外科介入組組長,連續幾年的數千例顱內介入手術量使其已成“狀元”,而這同時,其身體受射線長期的曝光量相當于連續拍了1000多張X光片。

  因為常年穿鉛衣,負重站立手術后已經非常疲憊,回到家就想躺著休息一下,平時的鍛煉對于這群“鉛衣人”來說是件奢侈的事情。才40多歲的陳鍔已經加入了高血壓大軍,每天必須服用降壓藥。

 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:由于甲狀腺對射線很敏感,有年輕的女醫生患上了甲減,也有護士白細胞數量驟減,掉頭發、經常感冒、靜脈曲張、肩頸勞損等,簡直就是這群“鉛衣人”的常見病。射線輻射對生育也有影響,常年做介入手術的幾個男醫生都開玩笑說,射線把Y染色體都殺死了。

  就是眼前這群穿“盔甲”的生命衛士,用自己的生命換病人的生命。正因為這樣,有人把介入手術室的醫生比作蠟燭,照亮患者生命的同時,慢慢地耗盡自己的生命。
号百彩票_号百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