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Protect—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德國原裝進口鉛衣(REGO)英國超輕鉛材料鉛衣

聯系普瑞特

銷售一部:0512-6879 7339 銷售二部0512-6272 3858

    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  • 地 址:蘇州吳中區蘇同黎公路3353
  • 聯系人:吳經理
  • 手 機:13814837378
        18151101588
  • Q Q:1482234877
  • 傳 真:0512-68797331
  • 郵 箱:13814837378@163.com
  • 網 址:www.arquitectoweissmann.com

專家穿30斤重鉛衣做手術 一年被拍40萬張X光

作者:鉛衣防護 來源:網絡 日期:2016/7/2 21:06:19 人氣:2337

專家穿30斤重鉛衣做手術 一年被拍40萬張X光

專家穿30斤重鉛衣做手術 一年被拍40萬張X光

    日本核泄漏事件曾經讓不少人“談核色變”,而“福島50死士”的精神則令人震撼。其實,在我們身邊就有一群特別的醫護人員——心臟介入專家。他們每天穿著30多斤重的鉛衣,冒著X光射線輻射,在手術臺上連續幾個小時為病人“補心”,與死神賽跑。而這樣的手術,可能會要了他們的性命!昨日,本報記者走近中國最年輕的先心病介入專家——市婦兒醫院心臟病中心副主任泮思林,告訴你一個真實的“鉛衣人”。

    風險 1臺手術=拍2000張X光

    手術室中間、緊貼手術臺擺放著一臺四五米高的“龐然大物”——高輻射的大型X光造影機,這是介入手術必用的一種設備。在整個手術過程中,它就像醫生的眼睛,能夠將患者的病變部位看得一清二楚。但這也表明了,手術中醫生要全程暴露在X射線的照射范圍內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手術準備室里,35歲的泮思林在同事們的幫助下穿著鉛衣。為避免過多輻射,工作中,他需要穿上特制的防輻射服———重達30多斤的鉛衣。

    “現在很多人到醫院做檢查都擔心拍X光片影響身體。和我們這個工作比起來,那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。”泮思林說:“我們是一邊‘吃著’射線,一邊做手術。”而心臟介入手術一般需要近一個小時,稍復雜的需要兩個多小時,特別復雜的要四五個小時,平均一臺手術接受的輻射量相當于拍2000次X光片。

    影響尷尬的“聰明絕頂”

    雖然穿著鉛衣,但它也不是完全能防輻射。鉛衣裝備主要是保護甲狀腺、腎上腺等部位,而頭部和四肢等部位還是裸露在外。鉛衣只能防掉大約50%的射線,剩余部分會緩慢進入身體。正因為這樣,有人把介入手術室的醫生比作蠟燭,照亮患者生命的同時,慢慢地耗盡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說實話,輻射的影響在我們每一位介入手術醫生身上都有。”泮思林尷尬地摸著自己頭頂說:“謝頂是我們這一行的通病,我媳婦說我頭頂的頭發也越來越少了。朋友們都開玩笑說我是聰明絕頂,這就是因為長期遭受輻射而造成的脫發。”還有很多介入醫生得了白內障。據了解,每隔兩年,接觸射線的醫護人員都會接受專業體檢,凡是檢查結果異常的,醫院會建議休息或是離開這個崗位。泮思林說:“我的一個師弟就是因為每次做完介入手術都感冒,而選擇退出了。 ”

    辛苦做完手術癱坐在地

    “今天安排了5臺手術,不輕松。”臨上手術臺前,泮思林跟記者說:“我出來的時候,估計得下午了。 ”果然從早上8點一直到下午5點,整整9個小時,他一直在手術臺上。為了不耽誤時間,甚至連午飯都沒有吃,只喝了幾口牛奶。

    走出手術室,在助手的幫助下,他吃力地脫下鉛衣,摘下手術帽,頭發全都濕了,吧嗒吧嗒地往下滴汗,鉛衣里的衣服都濕透了。此刻,原本開朗健談的泮思林,一屁股重重地跌坐到休息椅上,大口地喘著氣,久久地沒有說話。房間里,靜得只有他粗重的呼吸聲。

    過了好久,他才不好意思地跟記者說:“不是沒看到你,而是太累了,打招呼的力氣都沒了。”他的助手說,有一次,他從早上8點到晚上7點多,做了整整11個小時的手術。做完手術,連一步都沒挪動,直接就癱坐在手術室的地上。常年累月如此手術,他的腰椎、膝關節都有些受損。

    欣慰 6年救了千名患兒

    當記者和泮思林走出門的時候,一對年輕夫婦快步跑上來。女的還沒說話就哭了。男的說,“泮醫生,要不是你,我孩子就沒命了。”原來,他們是來自平度的新生兒夫婦。早在生產之前,就發現孩子有嚴重的肺動脈狹窄。孩子一出生就病危了。泮思林第一時間為孩子做了手術,挽救了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泮思林主要做新生兒介入手術和復雜先心病術后介入,面對的都是一些危重先心病嬰兒。從2008年6月3日開始做第一臺手術到現在,6年的時間里,泮思林已經做了1000多臺手術。其中,最小的患者是剛剛出生的嬰兒,保持著省內心臟介入手術最小年齡患者的紀錄。如今,他每年的手術量保持在150至200臺之間,同事們私底下都叫他“鉛衣硬漢”。

    自豪到7個國家做手術

    因為手術技藝高超,最近泮思林的地位在業內“坐著火箭直線上升”。他成了目前國內最年輕的先心病介入專家。如今,國內重大的心臟介入交流大會都會邀請他去做學術交流,泮思林和他的“青島手術”在國際先心病介入界內也有了名氣。從2008年開始,泮思林就被邀請到國外做手術。第一次是到塔吉克斯坦,后來又到了印度、越南、哈薩克斯坦等國家。6年多的時間,他已經在7個國家里做了百余臺心臟介入手術。

    給他留下印象最深的是2010年到吉爾吉斯斯坦做手術。“現在想想都覺得驚人。”泮思林說:“那一年,吉爾吉斯斯坦發生了政變和騷亂。我去的時候,事件剛剛平息。街上到處都是持槍的士兵,還有很多坦克從我們身邊開過。可當時,有個危重的病人等著要做心臟介入手術,真是硬著頭皮上。”

    內幕針扎蔥葉苦練絕技

    泮思林所做的嬰兒心臟介入手術,需要將介入器材送進嬰兒的心臟血管中。稍有閃失,就會讓患兒死在手術臺上。“大人的血管一般和筆那么粗,而嬰兒的血管和圓珠筆芯那么細。而且還非常脆弱。”泮思林說,“這個活全憑手感。”

    泮思林正是因為絕佳的手感而練就了給嬰兒做心臟介入手術的絕技。為了練就獨門功夫,泮思林還發明了一個“練功秘笈”,即回家拿針在新鮮的大蔥葉上扎。“扎進蔥葉那一瞬間的感覺,和介入器材扎進嬰兒血管的感覺很相似。 ”泮思林說,介入手術最難的就是感覺介入器是否進入血管。如果判斷錯誤就很容易傷到血管導致大出血。而通過這一獨特的練習,泮思林能準確判斷是否成功進入血管。泮思林笑著說,“同事們都開玩笑說,讓我給自己這雙手保個高額保險。”(記者 田璐)

[免責聲明]本文來源于網絡轉載,僅供學習交流使用,不構成商業目的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。

号百彩票_号百彩票官网